百里苍叶x

一条咸鱼LO主_(:зゝ∠)_

想泡面哥!

↑一个不大可能实现的目标

主雷安,别的西皮心血来潮也会写

生日和罗德烈是同一天

绑画是这位@△▲△▲△

【雷安】私人财产(2)

  #黑手党雷×医生安,ooc有#

  #这篇......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车总之别抱太大希望吧/哭哭#

  #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玩意儿系列#

  http://bailicangyex.lofter.com/post/1eab16f8_121f8efb

  ↑前文走这w

——————————
  再次睁开眼睛,安迷修发现他正脸冲下埋在自己的被里。身后传来水珠撞击地面的声音,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某个人在霸占他的浴室。

  安迷修想从床上起身却没能如愿,手脚都被医用胶带紧紧缠住无法挣脱,这肯定也是男人的杰作了。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脸从被子里拯救出来免得自己缺氧过多挂掉,又在床上蹭了几下换了个姿势,好让自己能看见浴室的门。

  这时候淅淅沥沥的水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翻箱倒柜,伴随着几句似是抱怨的话语。浴室的灯开关被按下发出咔哒的声响,男人顶着一条毛巾浑身湿漉漉的走出来,抬起头望向安迷修。

  紫色的眼睛,这种眸色在人类中出现的几率是亿万分之一,越是稀少的,吸引力就越致命。再加上浑身薄而结实的肌肉,虽然之前已经见识过一次,安迷修还是有些恍神。他清楚的看见男人的薄唇轻轻开合,脑中却响起一阵蜂鸣,至于那唇瓣吐出的话语,却是半个音都没听清。

  男人有些不满的再次开口:“浴巾。”

  ......真当是自己家啊?

  安迷修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简直是切身体会到了自作自受这个词的含义,自己捡来的,脾气再怎么臭也得认栽。

  “解开,”安迷修把手伸向已经走到他身前的男人,“你把我绑成这个样子我怎么给你找东西。”

  那双紫色的眼睛似乎在确认解开安迷修是否会对自己不利,而后男人莫名有点不情愿的拿起了刀片,在束缚住安迷修的桎梏上划了两道——医用胶带的粘性实在是太强了,男人才不会有那个闲心亲自动手。

  安迷修揪住胶带切口的边缘往下撕,不干胶拉扯着薄薄一层脆弱的皮肤,手腕上泛起大片红痕,碰一下就火辣辣的疼。安迷修暗暗叹了口气,认命地翻身下床去找浴巾。

  男人的视线随着安迷修而动,他盯着那团毛茸茸的褐色,对其中挺立起来的一缕头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在找到乐趣之后男人的心情好了起来,半眯的紫眸中满溢着上位者的从容不迫,仿佛整个世界都掌握在他手中。当然,安迷修也一样。

  他走路时不会发出太大声音,安迷修正忙活着,注意力也没有集中在卧室这边的动静上,所以当找到浴巾想出去转头却对上一张放大的俊脸时,安迷修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条件反射地抄起身边能当做武器的棍状物体紧握在手中,待安迷修看清来人,拖布把才在距男人额头两厘米处险险止住。

  安迷修气鼓鼓地把浴巾丢到男人手里,又指了指窗边的柜子:“自己把水擦干,靠左手边的抽屉里有吹风机。”

  “雷狮。”

  “啊?”安迷修被这一句话打得有些懵,大脑停顿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这男人刚刚似乎是说了自己的名字。出于礼貌安迷修自然也要回应:“在下安迷修,目前在R氏私人医院任......”

  他刚酝酿好的自我介绍连开头都没说完就被一阵巨大的“嗡嗡”声给堵回嘴里。一抬头才发现人家已经找到电源插上吹风机开始专注于摆弄自己的头发,留给他的仅有一个背影。

  哦,还有一群水珠子——雷狮头发丝儿里的。它们闪着银亮的光泽,随着风被卷挟而来,套了速度加持的水珠狠狠地拍在安迷修脸上,感觉简直和小刀在皮肤表面划过的感觉差不多,生疼。

  这可能是小医生大半个人生的日子里负能爆发次数最多的一天,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性子硬生生被一个陌生人逼出火来。安迷修摇摇头,觉得和这人生气实在是太没必要,他把地上散落的衣服收了收,丢进洗衣机。

  安迷修发现在这个过程中雷狮一直盯着他,那双眼睛里像是藏进了什么正在酝酿的东西,深沉得可怕。

  他觉得手上那个被胶带搞出来的红印子又隐隐疼了起来。

  雷狮伸手拔下吹风机的插销,用手指简单扒拉了两下自己那头狂放不羁的黑发。安迷修看着他脑袋上方炸起来的那一小撮头发直直的竖着,一时间没忍住,“噗”地笑出声。

  这动静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回头瞅了眼憋到浑身抽搐的安迷修,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大致搞清楚了是什么引得安迷修发笑之后雷狮倒也没显出什么特别的神情,只是在慢悠悠的蹭向卧室大床的途中,路过门边靠着的安迷修时,伸手,狠狠薅了把那颗毛茸茸脑袋上最为显眼的呆毛。

  “嗷!”安迷修吃痛,“雷狮你放手!”

  他试图将自己的头发从雷狮手中拯救出来,而后者毫无预警松开手的动作让安迷修整个人后退一步,重心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噗。”

  “你刚刚是不是笑出声了!”

  安迷修发现,只要和这个人呆在一起,他的理智与耐心就会瞬间荡然无存。

  有时候甚至连智商都会被他雷狮硬生生拉低一节。

——————————

  得知船队胜出消息的时候我心脏病简直都快犯了

  我吹爆酿总!/超大声/我吹爆船队!

  马队的老师们也都超棒!

  表白所有产粮的老师,你们都是天使!天使!

  【我觉得自己跑来更文都是个奇迹】

评论(2)

热度(18)